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engli1945 的博客

 
 
 

日志

 
 

真汉子黄晓(回忆之一)  

2009-02-17 11:40: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晓是我班沪籍男生中与我最熟悉的人之一(另一人为插弟锦园),原因太简单了,因为他最终成了我的闺中密友,我大学时代最要好的同学龙秀的亲密爱人。

但在大学时候,至少在文革开始前,我们是互不熟悉的,因为除了共同上的一些课之外,几乎没有交流,但他那张留有童稚的娃娃脸,那对双眼皮的大眼睛,以及挺直的鼻梁和白净的皮肤,还是给我留下较深的印象的。尤其是黄晓的微笑真的带有孩子般的单纯和真诚,直到现在我还是如此认为,我曾私下里设想过婴儿和童年时的黄晓一定是个非常可爱的,讨人欢喜的漂亮男孩,但漂亮男孩也有缺点,就是个子不太高,或许名字起坏了?他的大名叫黄芝晓,用上海话读来近似望子小,希望孩子小,有点奇怪吧?我想可能小时候的黄晓实在太可爱了,父母希望他永远保留那份可爱吧?但不管名字叫大叫小,黄晓身上始终充满着上海男青年现在是上海男人所特有的气质,除了聪明、勤奋、要求上进外,他还兼具儒雅、斯文、谦和、勤快、尊重女性对人礼让三分的美德,这或许让一些自称男子汉的人很不以为然,但这却是让无数女孩或女孩的妈心动的美德。

如果不是在大学时代发生了那件无关风花雪月却让我痛心疾首的事,或许我与黄晓就和其他男生一样,在漫长的四十年中老死不相往来,众所周知,龙秀是我最亲密的女同学,与她的往事我会另有专文陈述。当年我们读书是陪衬,当运动员是真的,从进大学起四清运动接二连三,刚出了上海县又去了宝山,当中还穿插到上钢五厂去烈火中锤炼,刚刚结束四清,满以为可以坐在教室内聆听教授们的真谛时,又发生了文化大革命,可怜我们这些莘莘学子又象无头苍蝇般地团团转,但我是历来不喜欢政治运动的,内心是很抗拒的,可当时也有让我心中窃喜之事,那就是人们都去抓大事了,放松了对某些事的关注,例如对男女同学谈恋爱的约束,我亲眼看到不少地下情侣一对对地公开了。我心中一直期望龙秀能和我班的某位男生成为一对恋人,虽然那时班上从老师到学生都怀疑他们在谈恋爱,并希望我能举证他们,可我知道他们只是青年人之间互相欣赏,互有好感,离真正的恋爱还差一截呢。他们的一切行为只是发乎情,止乎礼,是非常纯洁、非常唯美的一种感情,至今我都想不出这种至纯至真美好得令人心碎心痛的感情用什么来称呼它?但我很一厢情愿地希望他们成为恋人,在我眼中他们是多么班配,彷佛是一对金童玉女,现在想来我真的很自私,可是事与愿违,阿米尔非但没冲,反而退缩了,当时龙秀没向我诉说过一句,但我从她的表现及情绪中,知道她肯定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当时我也很怨恨那位男生,直到若干时间后,我才知道这份伤害不完全是来自那位男生,知道了这份伤害不在于男女之情而在于文革。

我是多么喜欢龙秀,多么感恩龙秀,她是我大学时代仅有的快乐的源泉,我怎么能看着她郁闷伤心,但尽管我们许多同学变着法儿想让龙秀忘却苦恼却收效甚微,这时候黄晓不知从那冒出来了,在那些无所事事的日子里,他几乎随叫随到,陪我们打牌、聊天、玩耍,为我们去买零食,为我们做这做那……渐渐地,我发觉龙秀脸上有了笑容,渐渐地我发觉黄晓和龙秀之间有了某种默契,再渐渐地他俩退出牌场了,这时,我内心有点不安了,我怕龙秀再受伤害,于是我伺机在校园里拦截独自一人的黄晓,向他发出了最实在的问题:“你是否真的喜欢龙秀?”我记得那是一个黄昏时分,我能看清黄晓的一脸惊讶,惊讶我为何阻截他,但当他听完我的问题后,他用非常坚定的口吻对我说,他是真心喜欢龙秀,他会用自己的一生对龙秀好的,这是在那个年代一个年青人对真爱能做出的最大承诺,质朴而又令人信服,在那个令人难忘的黄昏,我觉得黄晓就像夕阳下的影子,显得那么高大、伟岸。我觉得他能在龙秀家庭有政治包袱的魔障下,冲破一切阻力,无怨无悔地去追求真爱、去奉献真爱,并作出庄严的爱的承诺,实在令人钦佩,黄晓,你是条好汉,是一个硬骨铮铮的真汉子!

后来的岁月在波涛不惊中度过,到了毕业分配这一关,龙秀黄晓作为一对恋人,很自然地要被分配在一起,但我万万没想到他们被分配到陕西省汉中市下的某个无名小县,我至今仍非常纳闷,是谁编制了我们毕业去向?是谁想到在新闻系的二十九人中要分配一男一女到这么一个趴在地图上也要找半天的穷乡僻壤?中国之大大到无法想象,有那么多好山好水的农村为什么不让我们去?实在太促狭了吧!

说一件鲜为人知的小插曲,分配时,我曾找过工宣队,请求把龙秀跟我分配在一起,都到上海郊区插队,我还说到了龙秀有具体困难,母病弱,外婆老迈等,一个工宣队员对我说,你想拆散人家?黄芝晓要跟你拼命的哦!我马上明白,龙秀黄晓是一对真心相爱的恋人,他们为了爱远走天涯也在所不惜,因为当时分配是不允许把一对恋人分配在沪的,哪怕只是到崇明插队。

我们逐一告别了复旦,大家分手时似乎没有过度的悲伤、痛苦,实际上大家的心已经被文革折腾的麻木了,泪水也流干了。当我在东海之滨的崇明用手捞猪粪,用脚踩冻土改造自己的小资情调时,龙秀黄晓他们在穷山恶水的汉中某县苦熬青春,直到现在我们也从来不曾直面畅快地交流那段时日的点点滴滴,因为那是我们心灵上的一块死角,一块不能再触及的伤疤,象我们这样状况的大有人在,我们一位学兄几十年中从没谈及他在西藏八年的生活,也没人敢去问。但是有一点不用我问,我也相信,在那苦风苦雨的日子里,黄晓是一棵大树,用自己的枝叶为龙秀遮风挡雨,我相信如果只有一口饭,黄晓一定会省下来给龙秀吃,如果有急流险滩,黄晓一定会背着龙秀跋山涉水,黄晓实在是个伟丈夫!据说分配时有人曾暗示他如和龙秀分手他会有较好的去向,但被黄晓一口拒绝,反而在到达陕西后为了能和龙秀长厮守,选择了最差的地方,这种伟丈夫才能奉献出的伟大的、无私的爱,绝不是现今那些只在乎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的肤浅男女所能理解的。这种爱是感天地泣鬼神的,正因为有了黄晓的百般呵护,龙秀在陕西的那段日子仍旧象花一样娇美,每当她返沪我们小聚时,我从她脸上看到的只是幸福。啊,爱情的力量何其伟大!

我和黄晓有一条不为外人所知的默契,在分配之后,我曾私下对黄晓说过希望将来他能把龙秀带回上海,我知道这个要求比登天还难做到,当我说这话时也觉得是在做白日梦,但我好心痛好心痛龙秀一个千媚百娇的上海女孩要到我做梦也不敢去的地方去工作、生活一辈子,我相信黄晓但凡有一线机会也要拼命为这最高理想去努力的,终于在若干年后黄晓把龙秀带到了福州。福建省的省会,一个能让我接受的城市,我庆幸他们终于脱离苦海了,然后黄晓凭自己的努力在事业上不断有建树,龙秀的日子也如芝麻开花节节高,而当黄晓事业如日中天之时,又有了到上海复旦新闻学院工作的机会,但这却是一个痛苦的抉择,如果为了事业上的前途,黄晓留在福州更有发展空间,但黄晓深知龙秀是最正宗的上海人啊(其母是上海原住民,俗称本地人),上海人的故乡情节是最重最深的,哪怕到了天堂恐怕也要选择上海村吧(如果有的话),所以黄晓最终选择了返沪,他到上海工作后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把龙秀带回来了,出于礼节我不能拥抱他,但我在心底说,黄晓你是好样的,你是一个真汉子、伟丈夫、好男人!

四十多年前在一个夕阳西下的黄昏,在复旦的美丽小道上,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俊美的男青年掷地有声地发出了“我会一辈子对她好的”誓言,那仅仅用了几分钟时间,而后,黄晓你用了长长的四十年,不,你还将用全部的余生去兑现自己的诺言。你不仅有俊朗的外貌,更有秀美的心灵,一颗比黄金更灿烂、比钻石更高贵的心灵,向你致敬!黄晓,一个大写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3464)|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